當前位置 > 教學資料

《揚州慢》教學設計

2019-10-9 20:53:00 手機版

  【教材分析】

  《揚州慢》是新課標人教版高中語文選修教材《中國古代詩歌散文欣賞》中第二單元“置身詩境,緣景明情”中的一篇文章,作者為南宋詞人姜夔,曾被譽為“南宋婉約派詞宗”。這首詞寫于宋孝宗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冬至日,詞人路過揚州,目睹戰爭洗劫后揚州蕭條的景象,撫今追昔,書寫對昔日繁華的懷念和對今日荒涼殘破景象的哀思。作為南宋詩詞的代表作,《揚州慢》不僅寄寓了作者的個人思想感情,還反映了一個時代的文人群體心態和復雜的社會背景。我們可以通過本課的學習以及回顧、拓展和引申,從名家作品中窺見宋詞的大體特征:南宋后期,戰爭頻繁,一些愛國志士借詞抒發,用曲折隱晦的筆法,表達麥秀黍離之悲,傾吐身世流落之愁。

  【學情分析】

  學生雖處于高二年段,但詩詞的賞析能力依然欠缺,本課教學宜根據學生的認知層級和感知能力,由淺入深,逐步引導通過吟誦,對意象、意境、手法與情感進行感知和品讀,并通過對同時代經典作品的比較閱讀,樹立初步的文學史整體觀,為今后的中華傳統文化經典研習奠定良好的基礎。

  【學法分析】

  朗讀、吟誦是感知理解古詩詞文本的重要學習方法,也是古詩詞教學中不可缺少的環節。通過反復的品讀,置身詩境,緣景明情,學生既能感受詞人的情感美,品味到中國文學的精華,又能從中受到中國古典詩詞精神文化的熏陶。

  【教學目標】

  1.通過朗讀、吟誦,置身詩境,體味作品的黍離之悲。(重點)2.掌握賞析意象、意境和藝術手法(擬人、通感、移情、對比、虛實結合等)的方法,學會通過知人論世的方法感知作品的主題情感。(難點)3.引導學生學會比較閱讀,樹立初步的文學史整體觀。(拓展)【教學方法】

  1.誦讀體味法;2.討論分析法;3.拓展探究法;4.多媒體輔助技術(智慧課堂)。

  【教學課時】

  1課時。

  【教學過程】

  一、新課導入

  清代詩人趙翼曾說:“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偉大的作品無不承載著作者豐富的人生經歷和生命體驗。雖歷經千載,卻永不褪色。其中,《揚州慢》就是這樣的一首詞。體味詞人豐富的人生經歷和生命體驗,我們首先要通過誦讀來感知作品的情感基調。老師配樂朗讀,同學們注意聽,注意感受。

  (教師配樂有感情地朗讀)

  二、詩詞品讀

  (一)初讀:把握基調感知悲

  1.聽完老師的朗讀,大家感受到這首詞的基調是什么?能不能用詞中的一個字來概括?

  明確:悲。

  2.從哪里看出來的?

  明確:蕭條、寒水、暮色等;戍角清寒、黍離之悲。

  3.也就是說這種悲不僅僅是景色之悲,還是情感之悲,這種情感之悲又叫作——黍離之悲。什么是黍離之悲呢?

  明確:國家淪亡的悲痛。《黍離》,《詩經·王風》中的名篇,是周人緬懷故都之作,后借指故國之思。(學生參考課本注釋回答)4.有沒有同學知道這個典故的具體內容?

  明確:傳說兩千多年前的一個夏天,周大夫行役路過鎬京,看到埋沒在荒草中的舊時宗廟遺址,有感于周室的被顛覆,悲傷而作《黍離》,“黍離之悲”又稱為“故國之思”或“亡國之悲”。

  5.周大夫路過故都生黍離之悲。那么為何姜夔來到揚州也生此悲呢?我們首先來看一看揚州的地理位置。

  (平板投影)選一選:A、B、C、D四個位置,哪一個屬于姜夔眼前的揚州,請同學們使用平板投票。

  圖片:12-13世紀初的亞洲東方

  來源:[日]杉山正明著,烏蘭、烏日娜譯:《講談社·中國的歷史》第08卷,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年版。

  (學生選擇揚州位置,并使用平板投票,教師可根據投票結果進行分析性解說。)明確:(1)答案:B。(2)解析:其實,從“戍角悲吟”來看,揚州早已成為金人鐵蹄下的淪亡之地了,成了戰爭頻發的邊疆。已經不再是李白筆下“煙花三月”、杜牧筆下“春風十里”的那個揚州了。

  6.那么詞中有沒有李白或杜牧筆下的揚州的影子呢?我們來讀一讀詞的正文,邊讀變勾畫。

  (學生帶著問題齊讀)

  (二)再讀:對比之中體味悲

  7.(平板投影)查找填空:要求第一個空填名詞,所填之詞在文中要有依據;第二個空填形容詞,由第一個空推測而來。橫線上填寫自己的解說詞,要求包含原句,并有相關賞析(如意境、手法和情感等)。要求用詞精準,語言簡潔。答完題用平板拍照上傳。

  昔日的揚州城是(  )之揚州,我們看到了揚州的(  )。因為詞里說:        。

  示例:昔日的揚州城是(紅藥)之揚州,我們看到了揚州的(美麗)。因為詞里說:“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我們可以猜想,之前的揚州城,芍藥花開,如霞似錦,肯定是美麗的,浪漫的。

  (學生根據要求填寫,時間5分鐘,使用智慧課堂學生端上傳展示,可選一兩名學生將同學們所寫朗讀出來。如學生在概括理解上出現偏差,教師可通過分析指正)明確:(1)杜枚時代的揚州是(橋)之揚州,我們看到了揚州的(繁華)。詞里說“二十四橋仍在”,揚州屬于水鄉,有很多精致的橋,橋上行人如織,人來人往,好不熱鬧,我們可以從中看到揚州的繁華。

  (2)杜枚時代的揚州是(湖水)之揚州,我們看到了揚州的(柔情)。詞里說“波心蕩,冷月無聲”。同樣是湖水,現在是冷的,但杜枚時代的揚州,應如春天的湖水一樣,充滿了柔情。

  (3)杜枚時代的揚州是(明月)之揚州,我們看到了揚州的(寧靜)。詞里說“冷月無聲”。月亮還是那輪月亮,在杜枚的年代,月亮照著揚州,非常安詳、寧靜。

  (4)杜枚時代的揚州是(美女)之揚州,我們看到了揚州的(浪漫)。詞里說“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豆蔻指年輕的女孩子,煙花三月的揚州,是男女約會浪漫的揚州,是詩意的揚州。

  ……

  (教師根據學生所寫板書:杜牧:佳處、春風、豆蔻、青樓、夢好、紅藥、月夜——名都)8.由此看來,昔日的揚州是美麗的、浪漫的、繁華的、令人向往的。在中國古代,浪漫繁華的都市往往承載著一個重要的使命:庇護著落魄文人和士大夫無處安放的靈魂。比如杜牧的《遣懷》: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

  9.想沉醉在美夢之中的除了落魄的杜牧,當然還有身世凄寒、屢試不中的姜夔。盼望著“淮左名都,竹西佳處”的他“解鞍少駐初程”,滿是歡喜地來到揚州城,他看到了什么,聽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請兩位同學朗讀這部分內容(“過春風十里……都在空城”),帶著我們一起走進姜夔的揚州。同學們邊聽邊勾畫。

  (請一男生一女生分別讀,教師就朗讀技巧進行指導補正)10.同學們的掌聲是對他們兩個“解讀”的認可,因為朗讀本身也是對文本的一種解讀。當然,大家聽的過程、勾畫的過程,也是自己解讀形成的一個過程,那么,我們從自己的解讀中看出了姜夔眼前的揚州到底是怎樣的揚州呢?

  提示:教師問,學生答。教師邊補充講解邊板書:姜夔:薺麥、廢池喬木,猶厭言兵、黃昏、清角吹寒、戍角悲吟——空城。注意“廢池喬木,猶厭言兵”和多種感官相結合手法的分析:景之悲,聲之悲,情之悲。

  明確:“薺麥青青”“廢池喬木”“清角吹寒”“戍角悲吟”等景物,體現了現在的揚州城是一座被金人馬蹄踐踏后四顧蕭條、殘敗不堪的“廢都”、空城。

  11.期望越大,失望可能就會越大,眼前的景象,抵不住詞人內心的驚詫與凄涼。情由景生,景又源于情,我們把自己置身當時的情景,再來讀一讀。

  (生齊讀。提示:要帶有凄涼之情)

  12.滄海桑田,物是人非,獨留下橋邊的那支紅藥寂寞開放。除了薺麥青青和廢池喬木,人事凋零的揚州城還剩下些什么呢?

  明確:橋、波心、冷月、紅藥等。

  13.二十四橋的熱鬧不在,可是橋還在,湖水還在,月亮還在,一個“仍”字,我們可以體會到,在無生命的、永恒的事物面前,有生命的事物顯得十分脆弱不堪。飄零的自己在家國面前、在大自然面前到底有著怎樣的意義呢?這是詞人對生命的拷問。詞人預想明年橋邊的紅藥盛開,是為誰而開呢?最后一句的問號能不能換成句號?為什么?

  明確:問號是強烈的反問,更能突出詞人的傷感。句號是陳述,情感表達過于平淡。

  14.縱觀全詞,詞人經歷了從欣喜期望,到驚詫凄寒,再到失意愴然的情感變化,而這種情感變化,蘊含著詞人復雜的生命體驗。請一位同學配樂吟誦,帶我們再次感受詞人當時的心境。

  (一學生配樂有感情地吟誦)

  (三)深讀:知人論世深味悲

  15.姜夔的美好期望在“廢池喬木”面前變成了失望,詞人僅是有感于揚州城表面的景事變化嗎?如果不是,可能還有什么因素?(學生分小組討論)明確:①金人兩次入侵的歷史現實;②身世凄寒、屢試不中、孤獨失意等。(提示:知人論世)16.原來,看起來簡單的情感,背后卻有著復雜的人生體驗。姜夔的人生,我們試著走進;姜夔的情感,我們試著體驗;但是,姜夔的雨巷,走也走不盡,說也說不完……讓我熟讀成誦,一起試著有感情地背誦這首深情的《揚州慢》。

  (生齊讀)

  三、拓展(作業)

  17.題:同含有國破土喪之悲,一條長江,兩座隔江相望的城市,兩部文學史上永遠燦爛的作品,在風格上卻有著巨大反差,試比較姜夔《揚州慢》與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在風格上的具體差別,并思考形成這一差別的原因。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辛棄疾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明確:(1)風格:①《永遇樂》蒼涼中透露悲壯、豪放;②《揚州慢》則幽寂悲涼、婉約。

  (2)原因:天崩地坼的“靖康之變”給宋朝文人士大夫以極大的刺激,悲憤、愛國、渴求統一成為了時代文學的主旋律。朝廷的孱弱怯懦,民族的奇恥大辱,身家的顛沛流離,強烈地燒灼著這一時代文人的心靈。竊以為,反映到詞作上,這種悲憤、愛國、渴求統一的表現方法及力度是因人而異的。

  張孝祥、辛棄疾的激昂慷慨之中,應該還包含有他們終生為之奮斗的抗金復國的人生道路及在這場民族災難中建功立業的人生理想,即堅決抗金和投身戰斗的堅強意志和忠不為用、報國無門的悲憤之情。

  而姜白石僅為一個下層文人,四處漂迫。不遑寧處,不可能無視自己的社會地位和基本的生活問題而一味吟唱抗金救國的高調。白石這部分憂時傷亂之作正是在南宋詩詞吟唱愛國抗金的基調下的一種帶有下層文人烙印的表現。這是白石獨具特色處,也是白石憂時傷亂詞作有別于張、辛之輩的價值所在。

 

CopyRight @2019 www.xhjrxt.live 課后學習網 All Rights Reserved

mlb淘宝正品店铺